万圣伟的篮球故事:又是在篮球场挥汗如雨的一天 这种感觉真好

距离我受伤已经过去了一年了,一年没有系统对抗训练,我的竞技状态又一次跌落到谷底,训练中急促的呼吸、缓慢的脚步,时刻在提醒我,我变得不会打球了。

万圣伟,你的英语成绩怎么还一如既往稳定在个位数啊?你凭一己之力拉低班级平均分的能力也太强了。听老师的,有空多学学英语,别整天莫滴事估的!”

我搓了搓手,不好意思地看向老师:“老师,我就不报您的英语班了吧,每周还让您额外生气多不好呀!而且我打篮球也没翘过英语课,您这让我翘篮球课来学英语,我也不好和教练交代呀!您放心,我回家肯定好好学英语,下回证突破个位数!”老师叹了口气,心知学习上的事还得找家长,便说:“小胖子,把你爸爸叫过来吧,我跟你爸好好聊聊!”

我恹恹地“噢”了一声,便用英语办公室的座机,拨通了老爸的电话。不一会儿,下班后的老爸就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办公室,先是笑着跟老师陪了个不是,随后瞪了我一眼。

我百般不愿却也没有办法,顶撞爸爸的事情还是三年级的我所不敢做的,于是只能垂头丧气地跟在老爸身后回了家。桌上的蛋饺金灿灿,我却一点没有胃口,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看到地上的篮球、扔在椅子上的还没来得及洗的球衣,悲伤才一瞬间彻底淹没了我。想到明天我就不能和队友一起在球场上运球奔跑,而打完球勾肩搭背喝着汽水的快乐也要离我而去的时候,我难过极了,感觉全世界都坍塌了一半!

想到这,我觉得不行,必须要和老爸努力争取一下!于是,我将百分百的悲伤在脸上放大,一脸生无可恋地走到坐到餐桌旁的老爸面前,重重地叹了口气,偷瞟了老爸一眼。

老爸无视了我的存在,继续夹着盘子里金灿灿的蛋饺,嚼完下咽,终于放下了筷子。正当我酝酿悲伤情绪,满怀期待老爸会关心我两句,好让我借机发挥的时候,一句“真香呀!”从老爸嘴里飞出,彻底打破了我的苦肉计计划。

“老爸!我真的喜欢篮球,求你别让我退篮球课了!我保证好好学英语!”我没办法,只能央求道。

“你这个小孩篮下感觉不错,又那么喜欢篮球,要不要测试一下骨龄,看看能不能走半专业?”教练开门见山,老爸也欣然应允,让我喜出望外的是,爸爸妈妈身高都并不太突出的情况下,我的骨龄测试竟然有1.98-2.05。教练拿着我的骨龄结果,也有点喜出望外。

果不其然,考进南京九中初中部的我虽然顺利进入了学校的篮球队,却并没有获得任何出场比赛的机会,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我就是板凳上的饮水机管理员,看着在比赛里激情飞扬的队友们,我特别羡慕,于是课外的我更加努力训练,发誓要在高中校队的选拔中脱颖而出,成为比赛里最亮眼的球星。

他无奈转过头看了看我,面露难色摇摆不定,最后实在没有办法的他大手一挥:“万圣伟,你上去换他!”

“咚!”一声闷响,我俩撞到了一块儿,兴奋得不行的我用出了拉屎的劲儿,把全身三百斤肥肉通通挂在了他身上,这次对抗他没有占到任何便宜,我们可谓半斤八两!

“啊!”此刻的我激动地对着孟令帅仰天长啸,双手不断地捶打自己的胸膛,满场的观众似乎也被我的激情感染,竟然都纷纷开始给我鼓掌,稀稀拉拉的掌声越来越大,最后变成满场雷鸣!

大巴上,一个瘦高的身影一下子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远远地看,他竟然有点像当时的龙王波什(当时猛龙队的NBA球星)。这不是大名鼎鼎的金广祝吗?

“哎,你看到那个瘦瘦的大个子吗,他可是被清华录取了!”来到训练场,一旁的工作人员竟然也在讨论他。原来打篮球也能上那么优秀的大学,此刻的我仿佛发现了新大陆,又羡慕又激动。

终于快到训练结束,我才鼓起勇气介绍自己,面对怯生生的我,金广祝却也非常热情,我没想到,这一认识,我们就成了特别要好的兄弟。

在耐高的训练赛上,我更是对位上了自己仰慕已久的偶像——来自清华附中的郭凯。

这次训练赛能够与他对位,我铆足了劲头要表现一下自己,机会来得非常快,不一会儿球便传到我的手中,身后防我的正是郭凯。

拿到球的我佯攻上线,随后忽然转身直插底线,竟然成功了!我正准备收球强起,手中的球却不翼而飞。被别在身后的郭凯眼疾手快,运用自己老道的经验破坏了我这次进攻。

我暗自决定,一定要努力成为像他们一样优秀的球员,用篮球考上全国的最高学府

“今天北大的教练来看训练哦!”清华附中的教练笑着跟我说道,这着实让我紧张了起来。

高三的暑假,耐高选我去打夏威夷高中生精英赛,我们在清华附中参加集训,清华附中的张涛指导开始关心起我是否有被清华大学选中。当时我并没有得到清华的答复,张涛指导便决定帮我牵线北京大学。

当时的我,甚至不知道北大有篮球队,惊讶之余更是决定自己一定要把握机会,努力通过篮球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学校。

眼见机会就在眼前,训练课上的我立马打起十二分精神,在一次进攻当中,我的队友失误遭到对手抢断,身处最后一线的我忽然听到一声:“快追!”

由于张剑指导当时就需要招一名大内线,也许是被我的努力感动,也许是对我的训练态度非常认可,他把当年北大唯一保送名额留给了我,这为我打开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面对教练的无奈,我也只能挠挠头不敢说话,在暑假的比赛里我手腕骨折,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系统训练,身体强大的吸收能力让我不得已再一次营养过盛百分之七十。

初到北大,原本在南京牛鼻子翘上天的我瞬间感觉自己就像一只井底之蛙,身边的同学的言行举止,谈吐素养,都透露着他们的优秀和低调谦逊。格格不入的我努力地学习着身边优秀的同学们,竭尽全力地融入北大的校园生活中。

大一由于手腕伤病和竞技状态,我并没有能为球队作出太多贡献,大部分时间都只能坐在场下,球队也在程驰和郭凯带领下,一路披荆斩棘,拿下当年CUBA的总冠军。虽然在球场上没有能打出自己应有的表现,但是球场下大家团结友爱的氛围深深地感染了我,大一还是菜鸟的我努力地多在场下多做一些贡献,每次比赛之余我都为学长们打冰块康复,队友们受伤以后我也总是去充当那个把他们背下场的人,队友们也因此特别喜欢我。

大一的生活充实而快乐,我的心却总是带着一丝内疚。我觉得自己辜负了张剑指导的信任,他把唯一的保送名额留给了我,而我却没能打出很好的表现回报他。特别是看着清华的王可在与北大的“五道口德比”中表现优异,我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当初我俩一同试训北大,张剑指导选择了我,而他则顺理成章地投身清华,看着场上发挥优异的他,我暗自许下诺言,一定要用自己的努力,在“五道口德比”中打出表现,我要证明,张剑指导的眼光没有错。

辽宁大学里人声鼎沸,座无虚席。我的大五赛季,CUBA东北赛区决赛,又是熟悉的对手,又是万众瞩目的“五道口德比”。

今年的清华阵容十分雄厚,队内拥有王岚嵚,曾茂洲,齐麟,郭健,刘东,王可,雄心勃勃的他们更是在今年的CUBA北京基层赛上战胜了我们。

虽然王少杰意外受伤无法出场,我和赵柏清把守的内线绝对不会允许被对手轻易击溃。

果然比赛一开始,我就对上了清华大学的当家内线球员郭健。我们俩在场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比赛完总是免不了一顿大酒。可是球场上,针锋相对的我们永远互不相让。

篮下的角斗仿佛是整场比赛的缩影,比分一直交替领先却从未拉开过差距,上半场发挥良好的清华一直压制着我们,直到半场结束前,我终于在肉搏中找到机会,接到球后以一记抛投帮助北大反超比分。

关键进攻回合,我全速上提供掩护随后接到队友传球,果断下球攻击篮筐。对手见势头不妙,全面收缩协防篮下,关键时刻我并没有头脑发热执意进攻,被包夹的我观察到了底角祝铭震的空位机会,此刻的我毫不犹豫,大手一甩,球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飞底角。祝铭震也心领神会,接球果断三分出手,稳稳命中!关键时刻,我们反超比分!

刘育辰弧顶发动挡拆,我迅速上前掩护,随后全速下顺,球又一次在下顺过程中传到我的手中。面对又一次绝佳的篮下得分机会,对手再一次全力追防堵截,我再次在篮下面对两人防守。这一次我面朝着篮筐,眼神坚定不移,双手下球作势发力,眼看就要面对两人强起得分。

可是举起球的双手却和我全身的动作格格不入,手腕一抖,球再次直飞篮下空位的队友,是赵柏清,

接到球的他没有浪费这次机会,高高跃起,稳稳打中,这记价值连城的进球直接杀死比赛!

终于在五道口德比,我尽了自己的一份力,帮助北大赢下比赛,这种酣畅淋漓的痛快感,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激动不已。

“胖子,上次我退役仪式你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今天终于轮到你了,你看我今天把不把你整哭就完了!”学长陈圣狠狠地拍了拍我,已经毕业了的他依然是那么亲切,去年在他球衣退役仪式上,他动情地跟大家说了一句“风里雨里,南门等你。”台下的我早已是泣不成声。

所幸今天球衣退役仪式上我并不孤单,好兄弟程子健和白宗战也一同退役,有兄弟们一起面对这百感交集的离别时刻,我艰难地在仪式上强忍住了泪水,辛辛苦苦绷住没有让陈圣学长得逞。

我的天!是我的室友们,他们怎么来了,我忽然反应过来,明明下周是考试周,这周的复习对于他们来说至关重要,他们竟然牺牲了宝贵的复习时间,来到现场观看我这场比赛,

我已经有一点不敢继续看,转头看向别处的观众席,却是看到了在日本留学的好兄弟,今天他竟然专程从日本买了机票来到现场。

我慌张地转头四顾,忽然发现今天来看比赛的都是自己无比熟悉无比亲切的人,支持了自己五年的后援团,球队毕业了的学长们,课堂上的同学们。这五年我在北大最珍视的点点滴滴,同时出现在我最后一场CUBA的比赛上,见证我与大学篮球生涯的告别。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激动得有点发烫。今天,在这里。我要在这个奋斗了五年的比赛场上,最后一次为北大五年里所有珍视的人,献上自己的谢幕表演。

终场哨声响起,我们在决赛战胜了中南大学,再一次在CUBA创造了北大王朝。在哨响那一刻,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知道,自己的美好的大学篮球生涯在这一刻画上了终点,五年里无微不至照顾我的学长们,认真教导我的教练,谈天说地一起奋斗的队友,努力学习低调谦逊的室友,所有在北大的美好回忆都在哨响这一刻涌上心头,五味杂陈的我对北大的日子有说不尽的感激与感动,我默默对着球场的上空挥了挥手,悄悄地与自己最美好最珍视的青春说了一声再见。

“老万,你要不要尝试一下CBA选秀,冲击一下职业?”室友忽然间的发问让我忽然间愣住了。

“CBA,职业吗?我感觉怪遥不可及的,可能会影响我回来学校上课,你让我考虑考虑。”对于参加CBA选秀,我的热情并不高涨。

趁着年轻,当然要尝试一下!最差的结果,你失败了,再回来学校学习,这并不影响,你那么热爱篮球,当然要去见识一下更高水平的篮球世界!

“你好,我是来自北京大学的万圣伟,我也是刚了解到CBA选秀,所以报晚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还能参加选秀吗?”

比赛体力一直是我与职业球员的最大差距,在选秀营当天的17折折返跑测试上,我拼尽全力筋疲力尽,依然没能达到通过的成绩,在随后的对抗赛上也表现得一塌糊涂。这种表现,也难怪前几轮并没有任何俱乐部抛出橄榄枝,也许我还是跟职业有差距吧。

第二轮选秀也快进行到末尾了,有不少俱乐部在第二轮弃权不选,选秀即将结束,依然没有俱乐部选择我,我已经开始计划选秀结束以后回到学校的研究生生活了。

这一刻,姚主席的声音却忽然响起:“广东宏远俱乐部,选择了来自北京大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