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资产摆上货架:退出广州足球场亏损12亿香港总部或被李嘉诚“抄底”

恒大资产摆上货架:退出广州足球场亏损12亿香港总部或被李嘉诚“抄底”

原标题:恒大资产摆上货架:退出广州足球场亏损12亿,香港总部或被李嘉诚“抄底”

即使作为公司创始人、董事局主席的许家印曾公开表态“不贱卖资产”,但形势严峻,中国恒大还是只能将旗下一些还算拿得出手的资产陆续摆上“货架”,以回笼资金,缓解“流动性”压力。

8月4日晚间,恒大公告,公司退还广州恒大足球场地块土地使用权,将收取55.2亿元出让金退库款,预期将就转让事项录得亏损约12.55亿元。

恒大坦言,公司的“流动性”问题令恒大足球场的开发和建设的进度造成负面影响,此次转让将符合公司及所有持有者的整体利益。

刚过去的7月底,市场上还曾爆出恒大拟出售其位于香港的总部即香港恒大中心,市场估值约90亿港元,李嘉诚家族旗下长实集团投标了该物业。

之后的8月1日恒大物业(06666.HK)还穿出了或引入国资的消息,种种迹象表明,恒大旗下资产的出售事项似乎又在开始推进。

恒大的现状确实并不乐观,本定于7月底出台的债务重组初步方案已改口为“今年年内”。债务规模的庞大和复杂性,令其债务重组之路十分艰难。

恒大也在努力“保交付”及恢复正常经营,于7月初旗下新能源汽车“恒驰5”已开启预售、如今已转入正式认购阶段,但“恒驰5”能否如期量产和交付仍需观察。

在房地产的黄金发展期,一边是眼瞅着房价蹭蹭涨的购房者高举着票子冲进售楼处,一边是开发商们挥舞着钞票奔向绿茵场,将投资的热情尽撒在足球场上。

房地产和足球,两个八杆子都达不到的行业,这并不影响房地产大佬们成为足球投资的金主。有足球梦的房地产大佬也很多,许家印仅是其中一个。

最初的故事应该还要从1994年万达入主大连队开始说起,那一年,万达带领大连队夺得职业化元年甲A联赛冠军。1996年之后的三年连续夺冠,大连队更是创下了职业联赛55场不败纪录。大佬足球走上顶峰,万达投资足球一炮而红。

之后的房地产大佬,包括建业的胡葆森、绿城的宋卫平,都曾是中国足球职业化的第一批投资人。恒大是在12年前涉足足球的,那是2010年的3月,恒大以一亿元买断广州足球俱乐部全部股权,此后该俱乐部更名为广州恒大足球俱乐部。

在2010赛季,广州恒大队以联赛第一的成绩提前三轮冲超成功。紧接着的2011年赛季,广州恒大队还创造了中超联赛44场不败的纪录,提前四轮获得中超联赛冠军,为广州足球首次捧起顶级联赛冠军奖杯。

根据广州恒大队官网披露的信息,这12年里,广州恒大队两夺亚冠冠军,完成中超“八冠王”、超级杯“四冠王”,已囊括亚冠、中超、足协杯、超级杯各项赛事共17项冠军。

恒大足球场的故事最早可追随到2016年,那时广州发布拟在广州南站附近规划建设专业足球场的消息。

到了2020年4月,恒大通过其在境内业务的运营主体即恒大地产集团旗下的珠三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以底价68.13亿元竞得位于广州市番禺区谢村体育设施地块及产业地块。

这宗地块就是如今恒大足球场所处的位置,用地面积为499113平方米,其中可建设用地面积301062平方米,折合楼面价为7233元/平方米。

按照彼时的土地出让公告和规划建设计划,恒大足球场将建成世界一流的专业足球场,设置至少8万个座位;建成后一年内,恒大需须引进一家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俱乐部,并将该项目足球场作为其球队主场,否则该项目球场须无偿移交给广州市体育主管部门作为公共服务设施。

不仅如此,该地块须在土地交付之日起3年内建成并投入使用;项目建成后,恒大需全部自持,自持物业的持有年限与土地出让年限(40年)一致,且自持物业不得分割处分,抵押、转让须与本项目全部自持物业整体一并办理。

在拿下该地块时,时任恒大总裁的夏海钧还曾公开表示,恒大足球场总投资120亿元,占地约15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30万平方米,可容纳10万人,计划在2022年底前竣工并投入使用。

值得一体的时,恒大足球场的的设计理念以荷花绽放为主,并由许家印亲自参与设计,拟放入8大业态122项品类,打造为一座体育文化综合体。

随着恒大去年以来债务危机的爆发,恒大足球场的宏伟建设计划也只能夭折了。也或因限于彼时拿地时的相关条款,恒大也不得不退还该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8月4日的公告披露,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将支付恒大合计约55.2亿元出让金退库款,该款项将支付至指定的专项监管账户。

该出让金退库款经双方公平磋商后按原合同约定机制计算,具体计算为:以原合同下该地块土地使用权出让金为68.13亿元,扣除4371套已预售商品房单元合共面积21.83万平方米对应的土地使用权出让金20.23亿元,及不获退还的原合同下该地块定金13.63亿元,以及由于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愿意继续利用该地块内足球场地块已建工程,进而恒大将获补偿投入的相关工程成本20.92亿元。

公告还提及,专项监管账户内的款项(包括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于解除协议下支付的出让金退库款)将用于解决恒大与该地块直接相关的债务问题,包括但不限于支付恒大尚欠中信信托有限公司的担保债务,未付工程建设费用等相关费用及已预售商品房所遗留的问题等。

即这约55.2亿元出让金退库款并不能直接回到恒大的手中,仍需置于监管账户来解决与该地块相关的债务问题。从这一角度而言,退换该地块于恒大而言更像是“资产抵债”了。

如今距离恒大爆发债务危机已近一年时间里,恒大旗下的多个房地产项目已陆续有信托机构及合作方“接盘”。

最近的今年3月,恒大位于广州南沙万顷沙板块的阳光半岛项目的项目公司深涛生活服务(广东)有限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大股东由恒大汽车产业园投资(深圳)集团有限公司变更为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后者实现100%持股。

在此之前,包括五矿信托、光大信托也曾入局接手恒大旗下地产项目股权。如在最新的今年6月,五矿信托涉恒大顺德项目已敲定财产处置方案,若该处置方案实施完成,受益人预计最终分配信托利益合计金额不低于信托规模的98.9%。

而根据恒大在7月底公布的近期业绩进展,截止公告日,公司已售未交楼项目中96%已部分或全部复工,实际施工人数达到公司正常施工要求的86% 。

此外,自2021年7月以来,恒大已累计竣工交付物业23.2万套,建筑面积2,419万平方米。

恒大上半年仅实现合约销售金额122.6亿元,同比暴跌96.6%,不足2021年上半年3567.9亿元的零头,销售几乎陷入了停滞。

不过,该销售数据并没有经过会计师审计,因恒大财报的会计师普华永道正在因恒大2020年的账目问题,被香港财务汇报局调查。

而恒大及恒大物业、恒大汽车因2021年年报“难产”,自3月底便停牌至今。

摆在恒大面前最为棘手的无疑是债务重组问题,去年9月,恒大第一笔美元债爆雷,截至目前,恒大现存的13笔美元债、对应总规模约192.85亿美元已正式违约。

而恒大总裁肖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的数据是,恒大的境外债总规模为227亿美元。按照7月底恒大公告中的说法,尽职调查工作仍在推进中,并希望在2022年内尽快公布具体重组方案。

此前,恒大曾计划在7月底推出初步的债务重组方案。困境之下,恒大也迎来一轮“瘦身”,正大幅下调薪资,努力降低管理成本。

目前,恒大总部的部门从31个精简至10个;总部管理人员从2176人精简至712人,减幅67.3%;地产集团地区公司中层及以上干部从1706人精简至776人,减幅54.5%。

“脱困”仍艰难,恒大只能为自己找寻新的出路。近一周频繁传出的资产出售动作,或就是最有力的体现。

7月28日,有市场消息称,李嘉诚家族旗下长实集团欲购入恒大香港总部大楼。之后,长实集团确认,公司确已入标该物业,不过,恒大方面对相关消息则未有回应。

事实上,在2021年8月,就曾有市场消息传出恒大计划以105亿港元的价格将其香港总部大楼出售给越秀地产(00123.HK),最后双方因价格原因,该笔交易未能谈妥。

香港中国恒大中心位于香港湾仔告士打道38号,前身为美国万通大厦。2015年,恒大以125亿港元的价格从华人置业(00127.HK)创始人刘銮雄处购得,作为其在香港的总部。

紧接着,恒大物业也传出了或引入国资的消息,但相关消息未能得到恒大物业及恒大的官方回应。

被誉为“现金奶牛”的恒大物业一直被认为是恒大旗下的优质资产,在最近一个完整财年即2020年共实现总营收105.09亿元,同比增长约43.3%;净利润26.47亿元,同比增长184.5%。

恒大7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恒大物业实现总营收近65亿元,其中基础物业管理收入55亿元、同比增长约15.6%;经营现金总流入60.51亿元;新增外拓项目180个,新增合约面积约1800万平方米。

截至今年6月30日,恒大物业合约项目3050个,合约面积约8.1亿聘方米,位列上市物业公司第二名;在管项目2589个,在管面积约4.8亿平方米,位列上市物业公司第三名。

但恒大物业因“134亿元存款被强制执行”,且相关款项系通过第三方流到了恒大这一事件,市场对其的“独立性”和发展信心已大受冲击。

而恒大汽车的部分股权,也曾是恒大筹划过的要出售的资产,只是至今仍未有消息。恒大汽车旗下的新能源汽车“恒驰5”已于7月6日正式开始预售,截至7月底已累计收到预售订单超过3.7万台。

自8月1日开始,“恒驰5”便已正式进入认购阶段,首一万辆转“大定”10000元抵20000元,且按交“大定”顺序交车,10月开启交付。

此前,“恒驰5”的量产时间已多次“跳票”,最新的量产时间已被调整至9月20日。外界调侃,恒大既要“保交楼”,还要“保交车”。

谈及下一步的计划,恒大的说法是,仍将根据相关原则尽快制定境外债务重组方案,并逐步恢复有序经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东亚杯日本VS中国香港:全日班蓝武士赢三球不算赢?

北京时间7月19日18:20,东亚杯男足第一场:东道主日本对阵牌面实力最弱的中国香港。目前的FIFA排名,日本高居世界第24,中国香港则是世界第145。整体实力对比,日本是碾压。但中国香港也并非全无机会,日本国家队这次并未征召海外球员。

在世界足坛,五夺世界杯冠军的巴西,有“足球王国”之称。而作为巴西在亚洲的曾经的小徒弟,则有“亚洲之王”之称。

这要分阶段来说的,如果在1980年代说日本足球是“亚洲之王”,那就是个笑话。我曾与当时的国脚林强聊天,林强说道:“我们打日本,是想赢几个赢几个。”当时日本还经常有各种官方的、民间的到中国大陆来交流、学习足球,就如同大唐帝国时期派遣唐使来“取经”。

比林强小三岁的前国脚贾秀全,也就是率队征战东京奥运会的中国女足主帅,于1992年加盟日本J联赛球队大阪钢巴,1993年,获得J联赛最佳外援称号,这不是荣誉称号,而是实力夺魁。

从1990年代末期开始,日本足球就有点“亚洲之王”的味道了。2000、2004连夺两届亚洲杯冠军,加上1992、2011两次夺冠,四夺亚洲杯冠军的蓝武士,是夺得亚洲杯冠军次数最多的球队,伊朗、沙特均为三次,韩国只有两次。

世界杯赛场,从1998年到2022年,日本没有缺席任何一届世界杯正赛,同期整个亚洲也只有韩国同样做到了,伊朗、沙特、澳大利亚都未能做到。同期的成绩,日本三次杀入世界杯十六强,韩国除了2002本土世界杯的殿军,仅2010年世界杯杀进十六强,1998、2006、2014、2018四届世界杯均小组赛出局。

从1998年世界杯开始,综合亚洲杯、世界杯的成绩,说日本足球是“亚洲之王”也说得过去。

中国香港足球,虽然从未入围过世界杯,但在其历史上,也有属于自己的辉煌时期。1956年本土亚洲杯曾获得季军。

1986年世界杯预选赛第一圈小组赛,国足、中国香港同在一组,最后一轮工体对决前,两队均为4胜1负9分,国足以净胜球优势排第一,是役,国足只要打平就能晋级第二圈,最终,国足爆冷1:2落败出局,中国香港晋级第二圈。林强、贾秀全都是这场比赛的首发。

中国香港当时的主教练郭家明,后来成为国际足联教练讲师,被中国足协聘为技术主任,帮助中国足球搭建与国际足球接轨的讲师体系、教练员等级体系,前国脚蒿俊闵启蒙教练邓世俊便师承于郭家明。

进入1990年代,香港足球步入黄昏,退居亚洲二三流。但偶尔也能给亚洲一流强队制造一些麻烦。比如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中国香港就曾两次逼平国足,国足外教佩兰下课,差点无缘12强赛。

日本、中国香港近四次交锋,从2009年的亚洲杯预选赛到2010东亚杯、2019东亚杯,日本4战全胜,比分依次为6:0、4:0、3:0、5:0。这一次,日本能至少净胜三球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前有张学友被批今有香港足球队被骂对港“批斗”何时休?

提到香港,似乎不加个中国二字,就特别的不自信,会有人疑惑,不加中国二字的香港还是中国领土吗?香港身为我国的特别行政区,很多人对这个地方充满敌意,香港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有无数人往死里批,这种过激的行为,我觉得并不是爱香港的一种行为,更不是爱国。

张学友因为只为香港加油就成了香蕉皮,香港足球队因没有唱国歌更是被过度宣传,甚至把它描述成“拒绝”唱国歌,这种用词首先就是引导舆论的一种恶意行为,谁规定必须要唱国歌了?你见过国家队每次都唱了?这种专挑香港细节的毛病,一定要改,这种做法除了挑起双方矛盾,没有任何益处,反而会让香港觉得,国家一直没把他当成自己人。

身为国人,我们应当首先多发现别人的优点,而不是整天鸡毛蒜皮的一直挑毛病,当然,一些原则上的问题自然是要坚持的,但是像这种没有规定的小事,还要闹得满世界尽知,除了让人看笑话,没有任何益处。